Mcnaught

*激情短打,私设如山
*给亲爱的甘乐
*甜笑满分,糖度超标,不适者请避雷
*疯狂安利歌曲

你可要听好,我从不撒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藏》

“不OK。”林彦俊瞪着眼说了一句。
“为什么?我没有撒谎啊。”尤长靖像是松了一口气,拖长尾音像在撒娇的孩子。
“测谎仪都通过了啦。”
这个测谎仪是尤长靖在LA的商店里看到的大厂同款所以买回来的,现在也成了香蕉聚会时的必备物品。
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氛终于随着陆定昊的惨叫消散,只有星星点点的欲言又止在两个人之间发酵。林彦俊盯着笑到捶地的尤长靖,看他口渴起身找东西喝,双唇染上水色,反射出变幻莫测的光。

“想什么啦,明天就公演了今晚不早点睡吼。”尤长靖推开门看到林彦俊盯着空气发呆,像是要把什么缺掉的东西填进去。
是什么呢?
林彦俊最近总是这样,私下里话说到一半就开始发呆,尤长靖甚至担心他是不是练舞练傻了。
然后他就说,林彦俊,你很棒啦,不要太有压力哦。
那人怔住了,回他说,你怎么知道的?
尤长靖笑着答,因为我了解你啊。
那天台湾酷哥对着他笑了起来,尤长靖看到他的酒窝形成一个恰到好处的深度,足够把他俘获。

林彦俊记得,那天月光尽数洒落在白皙的脸上,笑容变成风吹走他的不快乐。
于是他问,你觉得我能发挥好吗。
对面的人笑着露出兔牙,这个问题合理吗,怎么会不能呢。
有那么一个晚上,制霸听到他喜欢的人说,我不和你一组的话,你就想象我一直在你旁边和你一起在舞台上啊,我只是藏起来而已。
有那么一个晚上,制霸看见他喜欢的人只对他笑着,双眼和他的歌声一样清澈温柔。
于是他说,那你不许跑。要让我找到。

出道那天林彦俊其实没有一开始就很开心。他一步步往上走,用全身力气不让自己回头。

尤长靖,林彦俊那天在睡意朦胧中说,如果我找不到你怎么办呢。他有听见马来人回答他。

他听着第6名,第7名,第8名。林彦俊机械地拥抱着他们,抬头是舞台灯聚焦替代了月光,有些刺眼。你在哪里啊,林彦俊恍惚又发起了呆,我找不到你了。

“不会啦,我一直在的。”
黑暗中传来温软的声音。
“你不许撒谎。”
“好啦,睡觉了啦。”

然后现在,又一次的,林彦俊觉得自己把那人弄丢了。
或者说,那人好像要躲着自己了。
就像前天的真心话大冒险,那个不着边际的回答。
林彦俊坐在下铺,手上摊开一页未动的书,想着尤长靖的话。
“你最想对我说什么。”
制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期待着多正经的回答,当然收获来自甜心的彩虹屁也不是件坏事。
但是尤长靖眨眨眼,似乎看穿了自己眼里藏着的情愫。
“那我们林彦俊小朋友要听好咯。”尤长靖整了整身子,神秘带着忐忑的表情让林彦俊有点迷惑,满室静默中漂浮着期待。
“钟击音传春三月,情牵梦绕犹忆时,是当年少尽欢悦,你笑答不曾发觉。”
制霸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。

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林彦俊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对。
他拿起手机,在备忘录里敲下这段话。
幸好我们制霸同学是个爱分段的文艺青年。
“钟击音传春三月
情牵梦绕犹忆时
是当年少尽欢悦
你笑答不曾发觉”
钟情是你。
他的心突然像被轻柔的羽毛扫过,微微地颤了一下 。他想起作者说话时期待又含着胆怯的神情,和他侥幸的笑与蹙起的眉尖。
尤长靖。尤长靖。
单是念着这一个名字,就已经让林彦俊不由地笑起来。
他说我不曾发觉什么呢?林彦俊看向站在门口提着一袋零食的马来人,此时他正忙着翻白眼。
“林彦俊,你这么笑很恐怖诶,大白天能不能不要......”尤长靖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,看着对方手机上那首排列整齐的诗,不说话了。
“尤长靖,你不是很诚实喔。”林彦俊抱住那个紧张地绷直的身子,“我发觉了,这首诗作废。”
尤长靖转过身,睁大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望着他。
“尤长靖。”林彦俊又念了一遍眼前人的名字,凑到那发红的耳朵旁笑着说,“把告白藏起来怎么能听到我答应呢。”
“我没有藏起来啊,”尤长靖侧过身贴上那人上扬的嘴角,“是某人太笨,没有听出来啦。”






后记:
林彦俊一直怀疑以尤长靖的语文功底是用了多久才想出来这么首诗。
每当他表达他的疑惑时,就会被对方奶凶奶凶的瞪上一眼。
“闭嘴啦!你很烂诶!”